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农门有田:腹黑夫君俏娘子 > 第25章塑料闺蜜

第25章塑料闺蜜

    县城里唯一只有这一家首饰店,足以见得平常的时候生意有多红火,店里的人来来往往的络绎不绝,这样一副场景在末世生存了几年的秦枝却是许久不曾看到了。
    顿时也来了兴致,她现在技术在手,怎么想都是不会为钱苦恼,所以到也没有什么节俭的心思,末世受了那样多的苦,总是要弥补回来的。
    在店里左看看又看看,哪个都觉得还不错,转悠了几圈之后,最终视线落在了架子最高的一排,上面有一个红绳系着的长命锁,倒是不大,却胜在精巧细致,下边系着两个小小的铃铛。
    “慎哥,你看这个!”秦枝顿时就眼神一亮,踮起脚尖就要去取。
    这面前的架子着实是高,秦枝的身材本就高挑,在寻常女子之中算是引人注目,可还是差了一截。
    薛慎见她笑得开心,微微按住她的肩膀,轻轻一伸手就将那小盒子取到了手中。
    “你慢点,我来取就是了。”他一边扶着秦枝,一边递给她。
    秦枝扑哧一笑,倒是忘了自己有个现成的劳力呢,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再次闪过自己这个便宜老公真不错的念头,才仔细看盒子中的小银锁。
    红绳用特殊的手法编织了,看上去精致巧妙,可以调节长短。而那小银锁不过是一个指肚大小,却做工精细,上面刻着两个古体字,平安。
    她觉得这个寓意正好。
    “喜欢这个?”薛慎一个整日上山打猎的男人,对于收拾这东西虽不是一窍不通,却也只是一知半解。
    以前秦枝痴傻,家里甚至连点碗筷都不敢放,生怕她砸了摔了,钱倒是不要紧,可要是被碎片划伤就不好了。
    别说是女儿家用的荆钗簪子了,这样锋利的东西,他都给好好的收拾起来。
    在不知情的时候,都被薛王氏与小王氏哄骗去了。
    很少接触首饰,但秦枝看上去就是不一样,这小银锁精致灵巧,和他家小宝正是相配。
    “恩,就买这个吧。”秦枝满意的点头,拽着薛慎准备去结账。
    账房那边人还不少,她也不着急,随便的看看。
    首饰坊里,来来往往的自然还是女子多,薛慎盯着那些女人头上的簪子看了半晌,又转头瞅瞅秦枝。
    她长长的墨发随意的挽起,上面只有一根朴素的木簪,还是很久之前被薛慎打磨过的,一点都不尖锐。
    着实是简洁的很,仔细看去,身上除了秦婆婆留给她的玉镯之外,一件儿首饰都没有。
    薛慎有些心疼,他既娶了枝枝,是断然不愿让她受委屈的,以前算是迫不得已,现今两人生活渐渐好起来,不能在这样的亏待枝枝了。
    俊脸上闪过一抹思考,就冲着两边的架子看去,上面都是些受欢迎的样子。
    可他瞧瞧这个,金色配着艳红的花瓣,俗气。
    在看看那个,上面一堆乱七八糟的装饰,一看就沉重的可以,太凌乱。
    ……
    左看右看,也没有个和眼缘的,不由得有些急了。
    “到我们了。”秦枝拽了拽他的衣袖,却敏锐的发现了他在跑神。
    “慎哥?”试探性的唤了一声,薛慎似乎是没听见,视线不断的在店里转悠着,像是找着什么。
    “薛慎?”秦枝有些好奇了,他这个性子,还能有感兴趣的东西?见他的目光微微停下,她也下意识的冲着那方向看去,正是掌柜身后的架子,中间有一个银簪格外的显眼。
    “掌柜的,我看看那个。”薛慎的眼神一亮。
    “好咧。”掌柜的取来递给他,一边赞叹,“这可是新到的货,我们店里也就这一款,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说着,还看了看他是身边的秦枝,顿时就是一怔。
    随即脸上的喜色更甚,“这位就是夫人了吧?小老儿说句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见您这样美的人,跟那画里走出来的天仙似的,两人站在一起,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他乐呵呵的恭维着,却也都是实话,这县城里怕是找不出来第二对如他们两人一样登对的夫妻了。
    本就是生意人,说起话来那都是一套一套的,听的薛慎那叫一个心花怒放,拿着那银簪给秦枝比划比划,觉得格外的好看,秦枝不喜欢大红大绿,偏爱素淡些。
    这上面的一朵玉兰雕刻的栩栩如生,更是衬得她那三千青丝如墨,眉眼端庄,肤白如雪。
    “好看吗?”秦枝见了那银簪也挺喜欢,不由得问道。
    “好看。”薛慎怔怔的点头,簪子好看,人更好看。
    “掌柜的,这两个包起来。”他说着,就把那长命锁和簪子放在一起。
    这俩加起来也得好几两银子,那掌柜顿时乐开花,正要在恭维两句,就听见了一道有些骄纵的声音传来,破坏了这边良好的气氛。
    “相公,你过来看这簪子。”那女声尖细,让人听了实在是不舒服,说着还不等几人反应,就伸手把那簪子拿起来不住的欣赏着。
    “喜欢这个?”她身后跟着个人,看上去年岁不小,一身的肥肉,活像是个现实版的猪头,肥头大耳,满面油光。
    偏偏这位猪头男还要装大爷,见身边的女子喜欢,大手一挥,“包起来。”
    薛慎与秦枝同时皱眉。
    掌柜的也对他们这不经允许就拿的态度有些不喜,将那簪子从女子手中拿过来,有些为难。
    “这位爷,这簪子两位已经要了。”他指指秦枝与薛慎两人。
    那女子顿时不善的冲着秦枝看过来,却在看见了她的时候神情古怪了一瞬,随即笑着嘲弄出声。
    “呦,这不是小傻子吗?一个傻子也配带这么好的东西?”她上下扫了秦枝一眼,只能算是清秀的脸上顿时高傲起来,声音也带着些尖细刻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显然是认识秦枝的。
    那掌柜的不由得暗自摇头,好好的姑娘家,长得还说得过去,可惜说出来的话倒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听的很。
    “陈梅,你……”薛慎最是听不得人骂秦枝,一下子就火了,脸色一沉就叫出来了陈梅的名字警告,语气不善,隐约还带着些阴冷。
    陈梅被那双眸子一盯上,大夏天的顿时觉得后背一凉,心中微微的有些害怕,却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不去跟薛慎计较,继续攻击秦枝。
    “傻子就是傻子,登不上台面连句话也不会说,你这种人就配在家里窝着,万一哪天发疯伤了人可就不好了!”
    秦枝打量了她两眼,陈梅这个名字与原主的记忆结合,知晓了她的身份。
    秦枝小时候没什么玩伴,这个陈梅是唯一的一个,原主傻傻愣愣的,哪里分得清谁好谁坏?被这个小丫头捉弄,骗走了不少秦婆婆给她的东西。
    明明看不起原主这个傻子还装作自己多关心她的模样,给自己套上个心善的人设,明着对她好背地里说她坏话,都是陈梅小时候做出来的事。
    后来她嫁给了薛慎,陈梅嫁给了隔壁村子的富贵人家,才渐渐的没有联系。
    没想到再次相见,嘴还是这么臭。
    秦枝淡淡拿的撇了她一眼,没有理会,“掌柜的,给我们包好。”
    “啊?哎,好。”掌柜的也一愣,可到底还是他们先来的,他对秦枝的好感明显是更高,顿时就点头。
    “等等,我看上的首饰凭什么给个傻子?”陈梅不愿意了,高声叫嚣着。
    秦枝拉住薛慎,还是没有看陈梅。
    “慎哥,不过是个眼瞎的疯婆子在乱吠罢了,不必理会。”她不紧不慢。
    陈梅气急败坏,她嫁到别的村子,还不知道秦枝这边发生的事情,自然也不清楚她痴傻已经好了。
    一年多没见,见她出落的这么好看,顿时就心中憋着口气,借着这簪子的事情损损她,可以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傻子倒是变了个模样。
    着实是让她气急。
    “你个傻子,你骂谁是瞎子?”她上前叉着腰冲着秦枝就是一通乱吼。
    这时店里的人纷纷都听见了争吵,冲着这边看过来。
    秦枝乐了,“谁跟狗一样乱吠我说的就是谁呗。”她嘲笑的看了一眼陈梅,随即扬声开口,恰好让附近看过来的人都能听清楚。
    “掌柜的,莫不是我看上去很像是傻子?”她站在人堆里,白衣飘飘气质卓然,声音如珠落玉盘清脆作响,平白的就让人觉得舒服。
    说出来的话有条有理,哪里像是个傻子?
    再看看秦枝对面的女人,一身烂俗的桃红衣衫,光看容貌也勉强算是清秀,可惜那叉腰大骂的模样硬生生的破坏了她的美感,看上去活像是一只母老虎。
    孰强孰弱,谁的话更让人信服,一目了然。
    “咳咳。”掌柜的对陈梅的印象十分不好,顿时清清嗓子,一板一眼的说着。“夫人说哪里的话?小老儿在这河源镇做生意数十载,还是头一次见姑娘这样美似天仙的人呢,您言谈举止甚是有分寸,气质更是如风月一般,哪里像是个傻子?”
    “就是,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县城里有这样美的夫人呢?”
    “是呀,以前好像没见过呢?”
    秦枝听到这番话轻扯唇角,展颜一笑,一步步的走到陈梅的面前。
    “把一个正常人看成是傻子,不是眼瞎就是缺心眼儿,这位爷,您还是赶紧带着这位夫人去看看眼睛吧,可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