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农门有田:腹黑夫君俏娘子 > 第50章上门道歉?

第50章上门道歉?

    薛春雪的事秦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一个小丫头而已,况且就凭着薛慎的那张脸,出去逛个街都有数不清的大姑娘小媳妇看过来,她总不能一个个的记在心上防备着,那得累死。
    两人还是照常过日子,谁也没觉得这是个威胁。
    可这边不算是事,薛家那边可就真的是有点人仰马翻了。
    不为别的,薛小五,也就是薛勤回来了。
    一听说这个事,薛王氏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天天的期望着他。
    薛老三还是那个沉默不语的性子,谁也不管他是不是期待着这个最有希望的儿子回来。小王氏和薛乐蹲了两个月的牢,薛乐算是安静下来了。
    小王氏头发还没长长,一年的时间刚刚到耳畔,看上去不伦不类的,这段时间出门也少了。
    薛勤本就不喜欢她,此时见了免不得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勤儿,这段时间如何?”薛王氏给刚进家门的薛勤端来一杯热茶,开始嘘寒问暖起来。
    “还行。”薛勤自视甚高,连自己家里人都看不上,对薛王氏这个母亲也不冷不热的。
    薛王氏倒是有点不适应,小五两年多没回家了,看着又长高了点。
    她一边心中感叹,一边随便问了点学业上的事情,薛勤的回答大概都是如此。
    “薛慎呢?”在她都要有点没话说,准备着看看做点什么好吃饭犒劳他,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薛勤忽然之间的出声了。
    “啊?”他回来以后还是主动问了家里的情况,薛王氏惊讶了一声,可之后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薛慎的时候,顿时脸色尴尬。
    薛勤见状不由得皱眉,看了两眼天色,被薛王氏拉着尬聊了一下午,此时都快要傍晚了。
    刚回来的时候没见到薛慎,还以为他是上山打猎了,可现在还没回来,就有点不正常了。
    “娘,薛慎呢?”薛勤皱眉问道,心中忽然之间有点不好的预感。
    “那个……四郎那个不孝的早就跟家里断了亲,此时搬出去住了。”薛王氏不太喜欢提起来薛慎,小王氏的头发还没有长起来,她每天看着就,耳中就总莫名的想起来秦枝的话。
    “婆婆一直在看着我的。”
    这句话像是一个炸弹一样,让薛王氏不敢再招惹薛慎两人,提心吊胆的生怕半夜遇见点什么玄乎事。
    薛勤这冷不丁一问起来,那股恐惧感又重了点。
    “断亲?”薛勤忽然心中一跳。
    “怎么回事?”他有些狐疑的追问。
    在家里他的地位本来就是最高的,薛王氏最是见不得他皱眉,巴不得他整天开开心心的,那天学业有成考上了状元,到时候自己一家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再也不怕别人。
    在他这样眼神的逼问下,她到底还是将事情实话实说了。
    从秦枝生产到薛慎断亲,再到自己陆陆续续找过两人不少次,免不了添油加醋,把薛慎说成了个十恶不赦的逆子,而秦枝就是个勾引了薛慎的狐狸精。
    “事情就是这样,勤儿,你就不要想他的事情了。”她最后总结。
    “不行!”谁知道薛勤有点着急了,刚刚回家的时候那股子高不可攀的气质也不见了,肉眼可见的忧虑浮了上来。
    在薛勤的眼里,他是村子里唯一的秀才,身份自然是高贵的,别人他根本就看不上眼。
    家里的几个哥哥嫂嫂就是为了供自己读书的,大哥他们几个不争气,可以前有一个薛慎啊!
    薛慎能力出众,给家里挣来的银子可不在少数,以前他读书的银子都是薛慎赚来的,在他的心里,薛慎挣银子供自己读书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现在呢?
    娘跟自己说,薛慎断亲了,分家了,发达了。
    那他的银子呢?他能在书院混到这样的地步全靠是银子,现在家里少了薛慎这个劳动力,他以后的前途怎么办?
    薛勤的心中有点着急,他就说怎么最近家里送过来的银子少了不少,根本就不够用。
    之前自己也问过,薛王氏都是只字不提的糊弄过去了。
    “娘,你怎么不告诉我?”他有点抱怨的看着薛王氏,满眼都是不情愿。
    要是早点知道的话,说不定是可以阻止的,可现在都两年过去了,薛慎那个冷面冷心的性子,肯定不会继续供者自己的。
    “娘这不是觉得都是小事,你好好读书最重要。”被自己儿子责问,薛王氏的心中也不太舒服,呐呐的开口。
    “糊涂!”薛勤一甩袖子,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
    他娘的性子他还不清楚,说是断断续续的去找过薛慎,定然是去大吵大闹了。
    薛慎以前最是孝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不是娘真的把人家的心伤到了,他怎么会这样?
    “勤儿,你别生气了。”见他生气,薛王氏有点慌张,她本就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薛勤没回来之前是小王氏在背后给她出谋划策。
    这薛勤回来了,自然也就是她的主心骨。
    “要不然,我们在上门去要钱?”所以见主心骨生气了,尽管薛王氏有点怕秦枝,却还是试探的问道。
    “娘!你现在就去薛慎家里,跟他们道歉!”薛勤被然的想法震惊到了,这种时候在去找麻烦,这不是明摆着要让人赶出去吗?
    薛勤被自己娘的智商折服,却还是想了办法。
    “什么?道歉!!?”薛王氏一听,顿时尖叫出声。
    “是道歉。”薛勤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心中将自己这个娘骂了千百遍,却还是指导着她尽量的挽救错误。
    “怎么可能?”薛王氏顿时不同意起来。
    薛慎那个不孝的,她去给他道歉?那个秦枝还不知要怎样的嘲笑自己呢?
    自己也一把年纪了,好说歹说也是长辈,去跟两个小辈道歉?不可能!
    “娘,先生说我文采很好,明年的乡试很有可能中举人,到时候都需要银子出面打点,您看看现在家里头。”薛勤也知道他娘是个一根筋儿的性子,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深吸一口气开始好言相劝。
    “现在家里头一贫如洗,爹身子不好,什么都做不了。几个哥哥不成器,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几两银子。到时候我怎么办?好好的前途就这样放弃了吗?”
    他说着说着,眉目之间就带上了些戾气。
    书院的先生很看重他,要是有足够的银子打点,他有很高的把握明年的乡试高中,到时候中了举人摇身一变,谁还敢这样的随便叫自己的名讳?还不是要规规矩矩的叫一声老爷。
    “可……”薛王氏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听了他这一番话被忽悠的一阵怔愣,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勤儿以前的时候就被称为神童,那可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高中秀才之后更是让不少人都尊敬了起来,就是对上县令都是不用行礼的主。
    可初次乡试他却落榜,还因此消沉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村子里的风向变了变,暗地里有人说他是落第秀才,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要是中了举人呢?薛王氏情不自禁的想着。
    乡试三年一场,错过了明年,又要三年,在落榜一次,村里人又要怎样的说他?
    她有点蠢蠢欲动了。
    看出来了薛王氏的心动,薛勤顿时下了一剂猛药,“娘,现在给薛慎道歉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等他愿意继续出银子,供者我高中,到时候他就是个穷酸的村民,您还不是想干什么干什么?”
    薛王氏听了,心中的纠结渐渐放开。双拳渐渐的握紧,“你说的对,你的前程最重要。”
    她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面子什么的,和薛勤的大好前程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薛勤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生怕他娘驴脾气上来了说错话,拉着她说了一堆,都是些认错和讨好薛慎的话,在确定薛王氏都已经记下了之后,才让她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薛王氏就被薛勤叫起来,准备去薛慎家里道歉。
    这心里下定了决心是一回事,可这真的到了薛慎家门口,她想好的话却都哽在了嗓子里出不来了。
    她使劲儿拍拍脸,心一狠,还是敲响了薛慎家里的门。
    正是大清早的,秦枝想要补补觉,奈何就有人开始敲门了起来,她顿时不耐烦,扯过被子就要继续睡。
    “我去看看。”薛慎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却没有打扰,起身披上衣服冲着外面走去,顺便把屋子里的门关上,怕吵到秦枝。
    “吱嘎……”随着开门的一声轻响,薛王氏那满是纠结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的门前。
    薛慎面无表情,好像是没看见一般,作势直接把门关上。
    “四郎,别关门!”薛王氏见这举动急了,也不顾上什么矫情不矫情,赶紧大喊道。
    薛慎皱眉,停住了自己关门的动作,向后看了一眼,屋子里没声音。
    “小点声。”他警告的看了一眼薛王氏,显然有点不耐烦。
    薛王氏被他看的有点心慌,却因为他愿意听自己说话松了一口气。
    “四郎,其实……”她压低声音,其实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个所以然。
    话在嘴边,可盯着薛慎这张脸,她怎么也说不出来。
    薛慎有些烦躁,见她憋了半天不出声,又想要关门。
    “其实,我是来道歉的!”薛王氏心中一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句话就吐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