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恐怖小说 > 阴山怪谈 > 第7章、往事

第7章、往事

    永修这一块有新城与老城两个城区,城区中间是修河由南自北贯穿而下。
    江坡则是在修河大桥之下,那里是两个城区交界的地方,因为临近修河所以二十多年前这里是还一片比较繁荣的地区。
    这其中多是一些地质工作者的居住地,什么地质队居民大院、办公旧楼都在这一块,但随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慢慢的就破败了下来。
    所以说别说商业楼了,就现在来说那个地方连个正儿八经的院子都没有。
    “那么这个所谓的,江坡商务楼1023……”
    又重复了一遍那照片上的地名,想着没错啊,难道还是说其他的地方有个叫江坡的?
    可是我把照片放大,收件地址写的很清楚“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
    这就奇怪了,怎么收件地址会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还是说这是之前街道改道使用的名字?因为2012年的时候永修改制,所以一些老旧的小区和街道名字都连着一起改掉了。
    想到这里,便马上给我同学打了一个电话,这家伙是规划局的,按道理是可以查到房屋建设土地审批时所使用的原始记录,所以找他基本上没错。
    “滴滴!”
    电话响了两声,这家伙接通了。
    “喂,老子正忙着呢,有什么事情中午说行不?”
    “行个屁!”我喝止住他,“出事了,我他妈的快死了。”
    喘了两口气,见他不说话,我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到“不开玩笑,我摊上事了。”
    电话那头顿挫了几秒钟,“你等下……”
    接着我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怎么回事!”他声音有些焦虑。
    “我长话段话,首先你别管我说的真实与否,你只要查就是了!”
    “叮!”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的声音,接着是斯斯的吸气声。
    “你说!”
    “帮我找一个地方,江坡商务楼。”
    “江坡那边?你怎么了?”
    我打住他,“别管,这事你管不来,兄弟我时间不多了……”
    沉默……
    足足过去了20多秒,随着手指掐灭烟头的焦吱声。
    “这事好办,但你那边……”
    “我不知道,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经历什么。”
    又是沉默……
    “行,1个小时。”他沉声道“最晚2个小时,我一定给你电话。”
    恩了一声,与他道了个谢,我挂了电话就开着车就去了店里。
    虽然出事了,但手头上的工作还是要交代的,我先是安排了一下后面的工作,然后从店里摸出一根棒球棒还有一把强光手电。
    做完这一切,我找了个店里偏僻的位置,闭上眼睛开始等电话。
    我知道……
    我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我不得不作出反应,因为回想起来,这个事情其实早就在10年前就初现端倪了。
    而早在10年前我就应该想到的。
    那一年,是我父亲失踪的时候……
    也就是2009年。
    说起我爸,这事情就有些悬乎了。
    我记得他是09年农历十五,去给爷爷祭拜的路上失踪的。
    当时我还在读大二,为了找他我还在班级群里发动了周边县城的同学一起。
    而两个叔叔则是请了人,把他能去的地方翻了个遍,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
    无奈之下,家里只得报了警,但是官方现场排查了一遍后依然无果,最后甚至怀疑是被人绑架了。
    但其实想到这个结果得时候,家里人心里都清楚,这年头谁会去绑架一个没钱,没势的中年老男人啊?不得钱,又不得色。
    不得已,为了找到是否有冲突绑架的迹象,官方沿街开始排查监控,他们最后花了一周的时间,把视线锁定在一个小区的物业监控上。
    因为那监控头正好对着我老爸可能路过的那条路。
    很快官方调取了当天的监控录像。
    我和叔叔一起跟着他们,按时间段逐一筛查,几个小时之后,老爸失踪前的影像资料被找了出来。
    这算是唯一一份记录了老爸失踪前的文件了。
    先说老爸要去的地方,也就是我们县里的墓园。
    监控录像中可以清楚的看见他走的路线。
    那个时候,从县里去陵园,原本是一条“卜”字型的三叉道路,陵园是在去往“、”型的道路上也就是右拐。
    可奇怪的是当时的监控里,老爸他途径了三岔路口,并没有拐进陵园路,而是笔直的往前走,进入了监控的死角。
    而那个地方……
    就是新老城区的交界处……
    江坡。
    坐在椅子上,用拇指压了压太阳穴。
    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巧合。
    按照李俊的说法,从好几年前开始,杜晨就在不断地从鄱阳发出一个快递邮寄到这个江坡的地区来。
    那么,江坡……江坡……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
    “叮叮叮!”手机响了。
    我睁开眼,马上接听电话。
    “我查到了!”
    “真的有这个地方?”
    “江坡商务楼。”他在电话里说道“实际上永修是没有这个地方的,而它的存在也仅仅存在于十年前的审批档案里。”
    我嗯了一声,“你说,我听。”
    接着我这个朋友与我说起了当年关于这个不存在的地点的诡诞的故事。
    搞房地产的人都知道,一个项目批复下来,流程是极其繁琐的,从取得发改委的“立项批复”到建委的“施工许可证”中间差不多有三十多个步骤,而能走到规划局的流程,少说也有六七个。
    所以对于十年前的这个项目,可以说是没有人比规划局了解的更详细了。
    而在档案中第一次规划局给出的“规划意见函复”,里面就明确的标注了项目名称。
    “江坡万禾房产商务楼”
    这个项目征地是在现江坡菜市场的那块地,但是十年前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项目在“钉桩成果通知书”这里被打掉了。
    “打掉了?”听到这里,我有点茫茫然。
    “不是我们打掉的,是测绘院打掉的,这是一个隶属于地质局下面的单位,主要就是实地测量。”
    “为什么会打掉?”我还是很在意这个结果。
    “我有问过……”他吞了一口唾沫,顿了很长时间,“我问过了我单位上资历比较老人,他们的统一回答是,十年前测绘院在实地的时候,挖到了一些东西。”
    “是什么?”
    “没人知道,但这事情很少有外流出去,所以县里的人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无解的东西,我不打算去过多参问。
    便转而问他,你有看过整个项目的规划图吗?可以找到的1023这个所谓的房间是什么地方吗?
    他说规划中的项目,平面设计图是不会有那么详细的,不过这楼没有10层,那么单从名字来解释,应该是第一层的商铺。
    接着他还与我说了那个原本打算建立的商业楼的原型,一层是商铺,二层到七层是住户楼,八层是最高层当时是打算搞一个可以俯瞰全永修的观光酒店。
    我点了点头,忽然之间明白了,也就是说事实上永修真的没有这么个地址,而那个快递单上的落款只是一个建立在十年前那个被废弃的规划项目之上的虚构地址。
    “1023”
    但偏偏最诡异的是,这几年来那个杜晨所发出来的快递,还都是送到了这个原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地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