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恐怖小说 > 阴山怪谈 > 第14章、第二本日记

第14章、第二本日记

    泛黄的日记本,从它满是划痕的牛皮封面与残破的夹页里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长期出野外的地质工作者或者说是林业工作者才会有的本子。
    不然的话一本牛皮封面的本子,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翻开第一页,上头画着一幅图,圆形的地图,周围是被圆珠笔涂抹均匀的黑色,黑色的区域中有三个空白地区,它们坐落在图的左右和下侧,再就是一道环形的白圈,它里面有大大小小的不规则椭圆形,椭圆形上写着清爽的字体,我仔细看了一下,是什么秀峰,何家岭,老羊沟。
    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是地名?这是山图!!
    这居然是一幅山图,在往图的内部,是一片起伏的线条。
    白色的是群山的山峰,里面起伏的线条是主峰。
    山图的右上角画着一个坐标轴,轴的中间有一个勺子,四面写着“东南西北,西北……”八个方位。
    我的第一映像告诉我,这十有八九是一个地质工作者的东西。
    再往后看去,就是一片林区图,这幅图画的十分仔细,如果不是之前的山图,光看这幅我完全会认为它是一个实景素描画。
    参天的大树,林间的小路以及一片花圃,同样的是左上角也有一个坐标,只是坐标轴的位置变了,勺子的指向变成了东南。
    这应该是一种定位方式,之前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一些猎人在进去一些认为自己出不来的山的时候,就会绘制一些山图,那种的时候就会用到这样的特殊手法。
    而不管是猎人还是地质的工作者,他们所要做的都是进山。
    接着往下翻去,本子里都是绘画着各种各样的山图与林图,同样坐标轴也在一点点的变化。
    我停顿了一下,把前后的图画在大脑里连了一下,感觉这就是一个位置的变换图,从一整片的山区,最后定位到了某个特定的区域。
    的确是在绘制进山的山图。
    直到翻到了很后面,日记本里的的风格一变,笔画开始潦草起来,愣了片刻一下子竟然没法看出画的是什么。
    定了定神,仔细地去辨认,看了五六分钟才看出来,这是什么建筑的画像。
    一个门框,左右两个石像,这是庙宇?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画这种东西的功底是真的差,本该是两个石狮子的东西,结果那狮子头硬生生的被他画成了两个人头。
    而那两只人头就这么被镶嵌在石狮子的身上,表情痛苦,面部狰狞。
    我看着害怕,情不自禁的念叨了一句“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后往下翻了一页,一些熟悉的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
    是那些怪异的文字,只不过不是密密麻麻的一片,而是一个怪异文字,对应着一个汉字。
    “这是注释?是翻译?”马上明白过来了。
    比如两条平行的杠就是中间加一个点就是鱼,比如一个小圆圈那就是蚕,还有一个“火”字型的字那就是人。
    人面、鱼身、蚕腹,仿佛是响应着我口袋里的那个青铜器,日记里清楚的写明白了那些怪异文字中记载的东西。
    大概是一群人非常崇拜这种人面蚕腹鱼的事情。
    而这片注释里,其实并不是单单只是所谓的解释,还有一种列举,翻到后面几页,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像是人这个字出现了多少次啊,山洞这个字出现了多少次啊。
    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蚕”这个文字,多达100多次,还有一个眼睛状的文字出现了三十一次,当然我不知道这三十一是从什么地方记录下来的,但是可以知道,日记里胖子把它定位为一种图腾,一种竖着的眼睛图腾。
    日记里是这么写的,那既然有了图腾,还有了崇拜的信仰那就说明有文明,这个文明来自于一个很古老的“空间”,没错……他用的是空间两个字。
    一来来自于神秘空间里面的文明国度,而因为那些字体细小却又蜷缩在一起,所谓被他称之为蚕文。
    皱了皱眉头,我想如果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东西,或者是这本日记我大概会认为他是个疯子写出来的东西吧?
    但不是这样的,自从我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地方,又看见了第一本那诡异的蚕文日记,现在心里已经多多少少相信了这些东西的真实性。
    不说完全接纳,起码有百分之50。
    至于是哪百分之50,就不好说了。
    大概的往后又翻了几页,这里面全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笔记,内容我看不太懂,却是看得出来这本日记的主人,为了翻译那些怪异的蚕文是下了大工夫的。
    我却是不感兴趣的,在这种又破又冷的地方,完全静不下心来,跳过这些蚕文,再往后面就是很正常的日记了,大概连续翻了好几页,发现日记的主人记录了自己平日里面的一些工作。
    无非是什么泥土采集,土质鉴别,甚至还有山石的分析记录。
    时间是从65年开始的,有些年头了,而日记的内容很是枯燥无味,看得有点令人昏昏欲睡了,但我知道这里面的东西一定不会这么简单,有人能把这本日记放在这个地方,就足以说明它的重要性,所以我一页一页的翻下去。
    中途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已经过了午夜,距离我来到这里,过去了6、7个小时了。
    打了一个哈欠,加快了阅读的速度,可是很快不对劲的地方出现了……
    我越是往后看,就越是觉得这个家伙不是搞地质的,反而……反而是搞林业的,因为这里面他有记载他的一些同事的内容,我大概能分辨出那是什么。
    搞林业的会和搞地质的在一起吗?
    继续往后看去,接下来的内容更是印证了我的疑虑,果然这本日记的主人其实并不是什么地质人员,而是一个林业人员,和之前桌面上的那本日记的主人一样,他们都是赣南山区里面的一份子。
    也就是当年跟着爷爷一起进山的那批人。
    “那么这个家伙是谁?”
    抱着这个态度,我开始漫长的阅读计划。
    定了定神,聚集起精神,用心看了下去,一边看,一边找寻日记这个日记的主人对我爷爷的描写。
    “老狗!”这是他们对于爷爷的称呼,在他们的眼中,爷爷是一个胆子大而且极其心细的人。
    再往下看,我越是感到一股寒意通体而来,因为很快我发现这个日记的主人来到赣南的林场并不是抱着单一的为祖国贡献的目的来的,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而那个东西有极大的可能就是那个蚕文中所记载的文明。
    再往后,我几乎是确定了这种想法。
    他在找一座祭坛,祭坛的大门就是最开始日记的起始封面所画的那样的。
    很明显他已经定位了他所要寻找的东西的位置,但当我看到他即将出发的时候,日记却没了多少页数,后面是整整齐齐的页面,那多半是空白出来的。
    我跳过页数往后翻了翻果然是这样。
    揉了揉眼睛,长时间的文字加上手电光照的模糊,已经使得我视力有些下降了,中途换了节电池,就一目三行的看着,很快翻到了日记的最后一页……
    上面写着
    68年12月15日,大雪。
    我找到了入口,今天就会动手。
    就这十二个字,我皱了皱眉头,然后把目光重新望向了那日记的时间,68年12月15日?
    这一天……
    我怔了一下,突然感觉这个时间在什么时候,似乎被什么人提到过。
    大概是爷爷吧,毕竟是他们赣南山区的人和事!
    12月15日,记忆开始搜寻关键字,爷爷,林业,赣南……
    15日?发工资的日子?
    还是1968年……
    终于我想起来了,卧槽了一句,头皮一阵发麻,这不是当年王明出事的那一天吗?也就是当年莫名其妙的死在雪地里的那个林场的胖子。
    难道说这本日记是那个胖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