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恐怖小说 > 阴山怪谈 > 第22章、第一次推论

第22章、第一次推论

    建造于树根之下的石室破了一角,一道半人身位的裂缝就开在那里,此时也不知道从何处来的风,呜呜的穿透过缝隙吹了进来。
    我松下一口气,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可即便是这样问题依旧还在这里,那石室背后的风又来自于哪里?森林之间林木密集,草木繁盛按道理说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风啊!
    休息了片刻,我迈腿走了进去,接着趴在那裂缝之上往外看去……
    可就是这么一看把我整个人都惊了。
    原来那石室的背后居然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巨渊,其下漆黑一片左右绵延百里,其中有横风周遭而过呼呼不绝。
    “啊丘……”
    打了一个喷嚏,我摸了摸鼻子缩头回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一道这么长的深渊裂缝。”
    想着这本就是地底深处,如果再加上这么一道地缝,那最下面岂不是要到了地心?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地方的建筑到底来自于什么人的手笔?
    举着手电,我向着那些挂在石壁上的面具望去。
    那是一个青铜面具,面具的整体是正方形,其眉尖上挑,眼球巨大,双耳向两侧展开,宛如蝙蝠一样。一张阔嘴,口缝深长上扬,像是在阴笑一般看得人好不瘆人,它们就这么密密麻麻的挂在墙面上,一眼看去不禁有点恐怖起来,但唯一奇怪的地方是它额部的正中居然有一方孔。
    这种方孔有点儿类似二郎神的天眼,直目正乘。
    “青铜直目面具?”我自言自语的念叨了出来。
    这面具造型夸张,且表情神秘诡异,细看之下我发现我还真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不,不应该说是我知道,而是我在家里的书籍上看过这种面具的记载,好似是古代的傩面具。
    傩面具这种东西,源自于中国古代的巫傩文化,“傩”乃人避其难之谓,意为“惊驱疫厉之鬼”。所以那些傩面具个个都是造型分外突出诡异,想想倒也,是如此毕竟要去吓鬼嘛,不诡异点怎么行?
    而且傩文化的确是有在江西一带流传,书中提过,那巫傩的活动在赣鄱大地可上溯到殷商。经三千年的沿袭、发展,所以在江西形成了积淀丰厚的历史,而且江西傩事活动分布广泛,其中的许多民俗遗存和影响还一直延续至今。
    “那么照这样看去,我背上的这个图腾以及这地底的诡异“山”,都是来自于所谓的傩?”
    摇了摇脑袋,很显然这个说法连我自己都无法说服。
    但隐约之间两者又看似有些许的关联。
    我此时干脆席地而坐,按了按太阳穴心底深处开始推论起来,因为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已经掌握了些许的线索,我觉得是时候把这些线索给串联起来了。
    那么就先从傩开始吧……
    据我所知,这近代的傩文化在我国主要分布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和西南地区。这些傩,琳琅满目,种类繁多,各有特点。有以服务对象、演出对象和演出场所划分,分为民间傩、宫廷傩、军傩和寺院傩四种。
    这四种里面还有傩礼,傩戏一说,那古代的傩礼有两大任务:一、定期驱傩;二、为死去的帝王将相送葬。而比起傩礼的庄严,那傩戏则就简单化了许多,要知道这傩是古代驱疫降福、祈福禳灾、消难纳吉的祭礼仪式。巫傩歌舞逐步溶入了杂技、巫术等内容,扮演因素、表演因素也增多了,并与其他地方戏剧种有所借鉴与交流,甚至出现了傩、戏杂陈的局面。随后,我省各地的巫傩活动出现了逐渐戏曲化的倾向,剧目日渐增多。到了清代的同治、光绪年间,傩戏已初步脱离了傩坛,登上了戏台,而且常年都可以演出。到了本世纪三、四十年代,傩戏还进入到热闹的城镇演出。
    当然这些都是近代的傩,还没有涉及到上古的傩,上古的傩更是诡异神秘,就算是在书中也仅仅是写了只言片语,说是涉及鬼神,有通天彻地之能……
    而不管是上古的傩,还是近代的傩,其实它们都有一个固定的特征-可以沟通死者。
    意为:“从死亡的国度引渡逝者的魂魄”
    看着那墙壁上的面具,我逐渐的陷入了沉思。
    “死亡的国度?”我默默的念着。
    推论到了这里,很快我发现已经无法正常的切入了,因为现代的人对于傩文化的知晓,少之又少,而且一旦牵扯到鬼神就变成了迷信之说。
    可现在我的思维已经不能用常规的方式去推论整个问题了,因为当另一个世界的建筑出现的时候,我应该就是已经处于了某种不符合规则的逻辑之中,那么我此时就不能再去用正常的逻辑看待整个事情,如果这样的话我的想法必定会像是之前一样,陷入一个无法自拔的死循环。
    故而我目前所需要的就是用一些非常规的东西,去打破这个逻辑。很显然这个东西就是现在我所见到的“傩。”
    傩这种东西,在上古的时候是沟通天地之用,从傩神到巫傩其实古人一直都是用这种东西,来连同天地人三界的。
    直白点说傩文化是可以牵扯到一些神秘的世界的。
    比如说刚才提到的“阴间”。
    想到这里,自己冷不丁的都打了一个哆嗦,但我的思绪还没有停止,因为我能把事情牵扯到这里,并不是空穴来风。
    毕竟“山”这个地方,如此看到绝不是正常的世界,所以它极有可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有着一切的可能,它或许不同于正常人世界的规则,但是两者却有丝丝缕缕的联系。
    古人认为人类所谓的阴间其实是存于现实世界中,有着某些与现实世界相似的规则,但入口无法找到,是人类死后才能进入的。
    “死后才能进入?”没错,这句话完美的契合了当初李俊的那段话。
    我记得他说的是“死后又无法真正死亡的家伙。”
    什么叫死后有无法真正死亡?人死之后不就是到了阴间么?而在阴间中人还不能真正意义上的算是死亡,在佛教未传入前的传统信仰认为,普通人死后亡魂会归于阴间之下或者升天继续生活,是另类的永生。
    冥冥之中,“啪嗒”一声,好似所有的环都被扣上了,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一来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说得通了。
    不断死亡的尸体、不存在于人世间的建筑、不存在于常理中的“山”、另一个我以及巨大的骸骨。
    那也就是说,其实我现在所呆着的地方应该是死者的世界?
    也就是所谓的“阴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