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恐怖小说 > 阴山怪谈 > 第30章、营地

第30章、营地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这部对讲机里听到几个小时前的对话。
    而且这部对讲机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个的疑问跳进我的脑海,爬过去捡起那部对讲机,细看之下发现那居然是一部和疤脸他们使用的一模一样的对讲机。
    老式的马兰士对讲机!
    又是这部手机,隐约想起在我入山之前,我也有看到一部这样的对讲机,它残破的落在地面上,当时并没有过多的引起我的注意,可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再回过头去深思,不禁让人一阵发寒。
    “为什么会这样?难不成……”
    难不成是因为同一型号设备的原因,所以这东西能接收到当初疤脸和矮子的对话?然后对讲机又有实施保存通话的功能?
    按了按太阳穴,又看了一眼对讲机的电源指示灯,还是处于绿色的状态,看样子来人就在不久之前,那么按照这个思绪往下推断,这个来者基本上确定就是和疤脸一伙的人了,也就是说在他们四个人之前这个地方就已经有人进来探路了。
    细想之下,这种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可如此一来,新来的问题又冒了出来。
    他们的目标难道不是城里面的东西么?为什么会跑到外面呢?不远处我看到泥土中有散落的血迹一点一点的向着密林深处延伸而去。
    只见此处已经是古城的外部,我刚才钻出来的地方是一处墙洞,青色的城墙左右绵延,何止百里视线的尽头下根本不见头尾。
    而古城的另一面就是整片的原始森林了,那里是最古老的原生态丛林,其中古老的草木在没有限制的条件下为了争夺光线,竞相生长。一眼望去完全不见天日,就算头顶的那个“太阳”再怎么盛大,它所散发出来的光线依旧是无法照射进来。
    按照我入山的进度推算,此处便是森林的腹地了,不,应该说是这座山的腹地。
    “为什么那个人会进入林子?”按了按太阳穴,直觉告诉我,那里面一定藏匿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那个受伤的家伙不会冒着风险进到这里面的,毕竟血液的味道会吸引大型的食肉生物。
    “要进去吗?”潜意识告诉我,这片林子不会像是表面上的这么宁静。
    举着手电往里面照去,那里面是非常纯粹的不掺任何杂质的黑暗,彷佛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之中又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正无声凝视着我这个外来者。
    之前有听爷爷提到过,说是每片古老的森林都有自己的一套呼吸系统,它们就像是人类的五脏六腑,而往往在森林深处的心脏位置,最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那是一些古老而又诡秘的存在,不知道诞生于什么时间,只是常年的藏匿在浓密而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中。
    “要不要冒着风险进去?”一个选择摆在了我的面前。
    “算了还是进去了。”我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以及不允许我在做选择题了,而在这片林子里绝对就有疤脸他们所寻找的东西,那个东西多半能让我找到离开这里的方式。
    拍了拍脸,下定了决心,便跟着那血迹一路向着林中走去。
    埋首走入树林之中,一瞬间周遭的环境就大幅度变化了起来,只见地面是潮湿的树叶层,这些落叶之下隐藏着已经腐烂了的泥浆和木头,头顶上是冷杉林和针阔叶混交生长的巨树,它们在此处交替错节,遮天蔽日。
    就这样走了半个小时,便见前方不远处一小条莹白色的水流从高处而落,稀里哗啦的水声很是好听,走近一看那是一处水潭,潭水很清,如果不是水光倒影,几乎感觉不到水的存在。
    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迫不及待的弯下腰喝了一口水,补充了点能量之后,我开始寻着那血迹的路线往前走去。
    很快视线里出现了一排木栅栏,栅栏上编满了动物的皮毛,以及各色的彩带,一眼望去五颜六色煞是好看,翻过木栏里面是一条泥土小道,道上猩红一片,估摸着是血液渗透的原因,早先听说古代的先民部落会将通往祭祀神坛的道路浇灌鲜血,意味灵魂行走的道路,现在一看还果不其然。
    心里一喜,想着还算是找对了方向就沿着林间小道一直往前走去,很快眼前有一点光线跳了出来,我心头一凛,慢下脚步轻悄的走过去。
    距离越来越近了……光线在黑暗的不远处愈发的清晰。
    光线在跳动……
    是……居然是一堆篝火。
    我躲在密林之中张眼望去,很快便将那个地方看了个全,想不到那居然是一个由简易帆布与树枝搭建而成的营地,营地中空无一人,却生着一堆篝火,火光扑面而来,在阴冷的密林中显得尤为突出。
    可就是这样,唯独却不见营地里面的人,我翻过一堆杂草,离得近了些,看见那营地里还摆着一块巨石,石头上铺着几个本子像是工作台一样,巨石的下面放着两个登山包,以及一些生活用品,不远处还挂着一张吊床,上还垫着一张毯子。
    搓了搓手,冲着掌心哈了一口气。
    “人还没走,等一等。”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因为没有活动的缘故,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寒气开始入侵,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脚都移不动了。
    “妈的?难不成死在外面了?”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扒开杂草向着营地摸了过去。
    近距离看去,营地里还是比较杂乱的,里面散落着一摊血迹,以及一卷一卷的绷带和消毒药品,还有随意丢在地上的水罐和压缩饼干的包装袋。
    “呸,真他妈的富裕。”
    像是进了村的鬼子,摸入了营地,随着点滴的温度传到了身上,我便一股脑的脱了鞋子和残破的衣物仍在火堆边上,就开始翻起那个家伙的背包。
    那是一个褐色的双肩的战术背包,我看国外的探险电影里面背的都是这个,说是中间夹了一层钢板,比较好受力,而且内部空间极大。
    拉开拉链,哗的一下,眼中精光就炸了出来,只见那里头东西全面的很,什么牛肉罐头、大号电池、食盐、维生素片甚至还有两瓶葡萄糖。
    “啧啧啧。”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也不多管拆开了一个罐头伸手进去掏了起来,再顺势拎起了一瓶矿泉水,一伸腿坐在一个石板上将脚往篝火那边架了上去。
    “啊~”
    一瞬间,麻酥的感觉传遍了全身,骨头像是都要散了架一样,微微的眯着眼睛,猛烈的睡意再一次的袭了上来。
    可没等我休息多久,林间传来了草木摇晃的声音,以及轻微的脚步声。
    “谁?”一睁眼,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缩着身子,弓着腰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先是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的再是手电的光线,接着随着距离的接近,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家伙。
    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他左手打着绷带,衣衫褴褛,一张削瘦的脸上布满了沧桑,以及被藤条擦出的血痕。
    我看着那家伙,心头一凛,“哎,这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